一只奶茶喵

【言白】self-control(双A(新年胡乱腻歪

*言白,看清,慎入

*ABO,俩A讲相声,写着爽一爽

*元旦快乐~


“白警官,下班儿啦?”值班室的小王上任一个月才第二次见白起,有些不知所措,打招呼时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嗯,新年快乐。”白起朝她点点头。


“诶!新年快乐白警官!”她笑得眼睛都快没了,脸上飞上一抹红。


不过白起没看到。


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大步流星地出了门,行色匆匆。





轻飘飘落在某人办公室的窗台时,白起还是没忍住槽了一句:


李泽言这他妈到底什么审美,个破窗台就不能搞磨砂的?滑得要死。


不过就算再滑,他白警官自然是稳的,靠在窗棱上晃着两条长腿打量某人看文件的背影。


得承认,不说话的时候这人观赏性还是挺强的。


“白警官,想偷窥好歹也收收你的信息素。”


啧。


这人又口不择言说什么呢,自己男朋友的事,能叫偷窥么?


“不收。”白起大咧咧走到他办公桌边,脚一踮,斜斜歪歪地靠上去:“忙完了吗?”


李泽言合上文件夹,挑眉:“这话好像应该是我问你?”


“还需要问?”白起耸耸肩——工作没结束他也不会过来:“事情很急吗?大过年的半夜还在弄——天都快亮了。”


“其实没什么要紧的。”李泽言扯了扯嘴角:“只是不工作也没什么事情做。”


言外之意,你不过来陪我,我还陪你加班,该表扬。


“是吗?”白起却不吃这一套,手往后一撑,伸着脖子看他桌上一堆文件下面露出的一角书脊。外套随着动作敞得更开,露出腰侧白色布料下紧绷着的肌肉线条。


“乐之本*....哎?!”身体突然随着一股力量向前倾,亏得是他平日里运动量还算够,才保持住平衡没被完全带着走,猛地一回头,李泽言正勾着他的皮带扣:“看什么?”


“没什么。”白起觉得他小题大做,不就是看了点闲书,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他眯了眯眼睛,伸手去抓李泽言的领带,不料扑了个空。


李泽言差点笑出声,搭在他腰带上的手都在抖。


“.......椅子怎么这么矮。”白起嘀咕了一句,皱着眉直接跳下来,薅着李泽言的领带凑到他面前,堪堪停在离他不到两公分的地方。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李泽言还在笑,问:“又过了一年了,你能成熟点么?”


“问我?”白起凑得更近了点儿:


“你最成熟,不如先管好自己的信息素?”





*《乐之本事》焦元溥


评论(6)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