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奶茶喵

【现欧】【cv&唱见paro】非草木

*CV老高(@Heimdallr)&唱见欧阳(@天地無用)

*老高坐标旧金山,欧阳坐标大阪,两人和国内是三个时区,有时差

*情人节联文预告,独立故事,与正文有关(翻译:不要因为是预告就不看啊!!!)

*请务必不要代入任何圈的任何真人,无论是脑补CP还是真CP都不行,谢谢大家

*大家圣诞节快乐哎嘿嘿



 

  

“[特别关注]@天地無用:体力用完了,唱会儿歌...             03:01”

 

 


手机突然亮起来,失眠了半宿的高述看了它一眼,从床头柜上拿过平板,轻车熟路地换了个账号进了欧阳的直播间。

 

“震惊!游戏主播唱歌了!!!!!!!”

“看我刷出了什么!”

“天天宝贝儿今天怎么这么早!”


“早吗?都八点多了...啊你们是七点多是吧...我忘了”


“没事没事!!您终于肯把时间分给我们了我暴哭”

“居然唱歌了,我们欧神是抽不出ssr了吗?”

“不可能吧,应该是刷升星材料把体力刷没了”


“是啊...ssr我有啊,但不是得养吗,这破游戏光有欧气是不行的你们还没看透吗?”


“别说了,我连欧气都没有。”

“我就想要xx老公,sr也行,嘤嘤嘤他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

“前面的你给我放下xx!!我才是x夫人!”

“你们抢吧,我把可爱天抱走了”


“xx啊...我现在他的SSR最多,但是我没什么感觉啊....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他啊?”


果然又是在聊游戏。


弹幕上一片混乱,那个角色的各种优点中混着“晚上好”“圣诞快乐”“怎么一进来就说游戏”,看得人眼晕,而欧阳对此已经很习惯了。


“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噫你们就因为这个就喊人家老公啊?装装温柔撩撩你们谁不会啊,要我还是选有钱的。”

“并不算傍大款好吗,我凭本事抽ssr,他凭本事给我氪体力给我养ssr,多公平啊”

“怼我?他敢怼我爸爸就给他素质三连,看谁连得过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暴躁唱见本天地无用了”

“wuli游戏主播真的攻”

“说他攻的是认真的吗?明明是爆娇”

“woc爆娇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这样是要被封号的”


“行了,不扯了,人来的差不多了吧?你们点歌吧,我不知道唱什么....”


高述没戴耳机,把平板搁在了另一个枕头上,欧阳的歌声慢悠悠钻进他耳朵,酥酥麻麻,他不安地动了动,侧身把自己蜷缩起来。


他想起之前寥寥几次同眠,他也总是这样把欧阳抱在怀里。欧阳总是说喜欢汤勺式的睡姿,在睡前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打游戏,可等这人睡着了,又总是不由自主地翻身回来把头埋到他颈窝里。


他甚至还记得他身上洗发水的味道。


迷迷糊糊地想着,他浅眠了一会儿,过了不知道多久又被一首狂轰滥炸式的日文歌震醒过来,好在已经唱到了尾声,他睁开眼的时候世界已经恢复了安静。


屏幕上飘着同样狂轰滥炸式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阳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说:“咳....刚才有点儿翻车了....”


“没有没有发挥的很好啊!!!!”

“您帅炸了”

“为您表演反复跳楼”

“心疼嗓子,喝口水歇会儿吧我的宝儿”


“啊,我倒杯水去...”


说完,麦克风那边响起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高述看着屏幕上他的人设图,心想:


他换拖鞋了啊。


水杯搁在桌上的声音和屏幕上的那句“H老师呢?今年圣诞没和H老师一起吗?”同时出现,弹幕池安静了0.5秒,随即刷得更快了,疯了一般在屏幕上飞。


高述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听着欧阳喝了口水:“行了,别刷了,看着晕。”


“你们都是假粉吧?到我这儿就为了找别人,我不要面子的啊?”他笑着质问,语气并没有什么不对。


“对对对,假粉叉出去”

“我我我我是真粉!!!zqsg地爱我们天!!”

“为天痴,为天狂,为我天哐哐撞大墙”

“天天今天怎么过的呀?你们那儿过圣诞吗?”


“我今天?就正常过的啊,玩游戏,睡觉,吃饭...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我每个节都要说一遍。”


“你还知道啊,愁人”

“亲妈粉真的希望你多出去玩玩儿”

“没事!和我们过多好啊!”

“对的,没有关系的,一万多老婆陪您过节[心]”


“哈哈哈哈一万多老婆还行...太吓人了....你们还有什么要听的吗?”


“老公不歇会儿了吗?”

“前面的滚,我才是正派欧太太”

“??????天天是我的!老公!我们公开吧!”


“你们???别别别别这么叫.....我....”欧阳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强行严肃:“....哎你们好好的,赶紧点歌,我还没弱到唱首alize就得歇半个小时吧”


.......

“老高,烤箱里的东西应该到时间了,你去看一眼。”


“以后能换个称呼叫我吗?这个听着像兄弟。”


“还能叫什么,叫老公吗?”


“....可以啊,你再叫一次?”


“........不了不了......诶你别碰我手柄!!!!”


.......



高述叹了口气,在输入框里打下《真相是假》,发送。


“哎怎么又看见这首..我上次说过了啊这首歌我以后不会再唱了.....我是真没学过,一共就听了两遍。你们要是真想听的话,我给你们放一遍原唱?”


“不用不用不用”

“我们天天唱的很好听啊!不过不想唱就不唱啦”

“顺毛,你已经很宠我们了”

“ballball某些人不要再搞事了”

“天天,我今天失恋了,求一首分手快乐[泪]”


“失恋的那位姑娘...别这么丧啊,一会儿给你唱个甜的治愈一下。”欧阳似乎又喝了口水:“说到这个,最近挺多私信都是关于感情的....不过这种事儿问我没有用啊,我对这个真的不擅长,我只能说...如果真的觉得还值得挽回的话,那就去试试,别让自己后悔;如果心里觉得真的应该放下了,那就逼着自己放下吧,日子还是要过,好吃的还是要吃,游戏还是要玩嘛。”


那你放下了吗?


大概不仅是放下了,而且已经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了吧。


高述翻着他的微博,滑了两下又退出。


“那个...就是聊到这儿了和你们说一下,你们别太丧了啊,这大过节的.....”欧阳眼看着有些收不住,放了个BGM,换了个话题:“对了,最近有件事不知道怎么办,你们帮我选吧,1还是2,你们盲选,我先唱歌了,一会儿看看我运气怎么样。”


这几年欧阳也学会了些逗女孩子开心的法子,挑了首《宝贝》说是给那位姑娘的圣诞礼物,把妹子们撩得七晕八转,高述有些听不下去,退出了直播间。


天已经蒙蒙亮了,他本以为他会失眠得更严重,不过没有。


“欧阳,这里人会不会太多了?我随便在哪吃都可以。”街上有些拥挤和吵闹,他尽力避免和别人发生碰撞,看着前面瑟缩得几乎有些驼背的、低头用手机导航艰难地认着路的少年,在他身后问。


“没事,都答应带你过来了...”欧阳转过头,眉头还没来得及舒展开的脸上带着不安,围巾没有围到的脸上和鼻头被风吹得有些泛红,“你是不是嫌吵啊?那我们还是回......”


高述没忍住伸手帮他理了理围巾,指尖不经意碰到他的脸,带起一阵心悸。“没有,我是说,要不先去那颗圣诞树下面研究一下怎么走?那边没什么人,还可以避风。”他转过脸,随手指了指。


欧阳似乎并没注意对方心里的这阵海啸,应了一声跟着走了过去。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听同事说这家口味不挑人,就带你过来尝尝....很高端的,不脏乱差.....一会儿你去了就知道了,”欧阳站在树上垂下来的银色小球下接着划手机:“但是......嘶......我上个月刚来过啊...我记得...”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急的,他的双脚不老实地在雪地里跺着,围巾上的流苏跟着一跳一跳。高述看了他一会儿,惊觉自己嘴角的笑有些收不住,刚想收敛一些,就见欧阳似乎搞明白了路线,笑着拂了拂他的肩:


“走吧,雪片都落到肩上了,再不走要把我们H老师埋成雪人了。”


他没动,拉住他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


“欧阳,你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人何苦要抱着清醒进睡”——《人非草木》


-TBC-

评论(9)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