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奶茶喵

【现欧】【哨向】晨昏线

*感觉很久没更文了于是....

*新加了很多设定的我流哨向+黑道

*预警:意识流胡言乱语,可能有点血腥,可能会引起不适



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血液的腥味占领鼻腔和喉咙,痛觉已经失了灵,只剩下强烈的恶心和反胃感。


地面又湿又凉,寒意从指尖一路攀升,他咬着嘴唇试图阻止它完全不受控的发抖。


不过没什么用。


“啧啧,你说你何苦替那白眼狼受这罪呢?”面前人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进耳朵,他挣动了一下,却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


头疼欲裂。他的情况不太妙,屏障损坏的程度超出了自我修复的能力范围,精神力在其中狂乱地挣扎,周围的噪音成倍地放大,吵得他心烦意乱。不安、焦躁和痛苦挤在一团找不到出口,指甲无意识地抓着地面,留下血淋淋的两团印子。


不公平。


哨兵的情绪有他们搭上一切去平复,却没人教过向导该如何自救。


还是他实在是运气太差?


造物主也没想过会有这么蠢的向导吧。


“看看这可怜见儿的……说吧,只要你把他交出来,你还是秦哥手底下最受器重的宝贝。”老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伸手拍拍他的脸,“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护着他? 要是他活着回去,不光我们遭殃,你也跑不了——你以为他能给你留活路吗?别天真了,人家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


他费了很大力才从老乔手里挣开,堵在喉咙里的一口血被呛了出来,沿着削瘦苍白的脖子流进领口:“不是........”


嗓子已经完全哑了,声带撕扯的感觉不太好受,他闭上嘴干咳了几下,血腥味在唇齿间愈发浓烈。


不是的....


不是这样....不对....


“嗯?什么不是?你才认识他几个月,玩玩而已,你还当真了,哈哈...”


“他.....不是......”


他不是,我才是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听.....


你们都他妈的是傻逼吗?!


“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事到如今就别跟哥扯谎了,你们俩情深义重,哥哥服——但是我服没有用,我又不是来看戏的,欧阳老弟,你讲讲道理,哥还没活够呢。”老乔接过旁边手下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上的血,蹲在他面前。


“你想活,很简单:杀了我。”他抬头看着老乔。





画面突然一阵模糊,他似乎被扶着站了起来,手里握着什么东西。腿还是软的,那东西冰冷且沉重,拽着他止不住地想倒在地上。


“杀了他。”


谁?


他抬眼看到面前的人,一阵眩晕。精神网好像终于找到了断掉的另一端,欢欣雀跃地跑到了对面,角落里的精神体奄奄一息地趴着,却也像感受到了什么,睁开眼看着另一只。


对方却并没有回应,像羽毛沉进了深海里。


他破碎得不成样子的屏障内几乎瞬间失了光源,一切纠缠着争斗的情绪都瞬间沉静下来,安静地躲在黑暗里。


像等待判决的犯人终于听到了审判书。


“动手吧。”高述说。


“....”


“谢谢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多。”


“....”


“其实我觉得你很有趣,互相都没有爱过,还那么入戏。”


是吗。


高述就是高述,在这种完全被动的情况下也还是要掌控主动权,连客套的微笑都像往常一样得体:


“下辈子,希望我们能在同一条路上。”


是啊。


欧阳看着他,扯了扯嘴角,抬起手。





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欧阳....欧阳?”


他被柔软的呼唤声叫醒。


高述皱着眉轻抚着他的头发,脸上的线条被蒙蒙亮的天色柔化了许多,墙上的挂钟滴答作响。


“老高.....我...我又梦见....”头还是很痛,他皱着眉靠在高述胸口,被那人温柔地搂在怀里。


“都过去了,过去了...别怕”高述并没有很好过,哨兵并不擅长安抚,可欧阳不止是向导。


那是他爱的人。


爱人又怎么能用属性区分责任呢?


他试探着走进欧阳的屏障,尽力地平复他的心情,像在哄一只被惊到的猫。这件事他最近常常练习,已经有了些成效,过了不知道多久,欧阳纠结在一起的眉渐渐舒展开, 整个人彻底瘫软下来靠在他身上轻轻叹着气。


“老高。”


“嗯?”


“你是真的活着吗?”


“....欧阳?”


“我有点...我不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是在做梦...”


欧阳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然后抬眼和他说:


“你看,完全不痛啊。”


高述叹了口气,把他抱得更紧了。



*当然不是在做梦了,是欧阳经历过太多之后遗留的精神问题

*欧阳是警察,高述不是,但是因为也算立了功,还要照顾欧阳,所以那边破了例。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各位,让你们感受精神污染了【土下座】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