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奶茶喵

【现欧】Baby Song-和各位太太们的一个小联文

*原作@网易王三三

  亲妈@龙妹要周游世界


*我流现欧,私设如山

*设定同居无数年后,主要想写他们因为彼此而成长,所以可能出现了你从未体验过的OOC

*有带娃(不是生娃)情节,注意避雷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就来吃糖叭↓



“一定要吃这个吗???”老高抬头看了看有些被熏黑的灯箱和门口看不出颜色的棉门帘,欲言又止。


“这就是伟哥昨天强推的那家,他说虽然店子不大,但是特别好吃,嘶——”欧阳搓搓手跺跺脚,在隆冬的夜里呼出白气:“冷不冷,宝贝儿?”


老高手里牵着的小姑娘没法搓手手,只好学他跺脚脚,小嘴在围巾后面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冷………”,像只刚下生的小绵羊。


于是欧阳一边走到她身后用两只手给她暖暖耳朵和脸蛋,一边说:“走嘛,大老远的来都来了,不吃点特产多亏啊?”


老高和欧阳在一起这么多年,那些病态的东西已经被爱人慢慢顺毛顺得好多了,剩下一些无伤大雅的强迫症,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本人骨子里就…很讲究。


所以他其实也没想真扫欧阳的兴,看见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在那儿喊冷,赶紧推着人进屋了。





集中供暖是个好东西,厚厚的门帘一掀开,热气便一股脑地扑过来,争先恐后地从领口往里钻。三人在一个角落的卡座里落座,老高和欧阳正脱着自己的羽绒服,就听小人儿拉扯着自己的围巾弱弱地说:“爸爸....摘不下来……”


“别动。”老高伸手帮她一圈一圈绕开,“围巾不能这么扯,勒到你怎么办?我前几天不是刚教过你吗?忘了?”


欧阳正划着手机问伟哥怎么点菜比较好,抬眼看见老高外套还没完全脱下来,松松垮垮堆在手臂弯上,心想还真是总能在这人身上发现奇迹。


正赶上伟哥絮絮叨叨说完什么配什么比较爽,凑巧随口槽了一句“哎老高这几年简直变了个人啊”


他于是啪嗒啪嗒打字:“可不是吗,白月光的偶像包袱已经不存在了——要是那些女生知道他现在就这德行,估计得哭。”


没了围巾的“束缚”,小人儿又活蹦乱跳了,自己手脚麻利地把外套脱下来叠好,放到老高的衣服上面,然后坐回位置上咯咯笑着蹭了蹭他:“就是....就是想让你帮我弄嘛.....”


老高回手把小丫头揽了过来,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伟哥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回:“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行了,我去陪我儿子写作业了。”


“这位小公主,你熊我俩真是越来越顺手了。”欧阳把手机放下,摆摆手,“去吧,跟你爸洗个手去,我先点菜。”


老高抬眼看了一圈周围,伸手拿包:“算了,估计没有能好好洗手的地方,用消毒液搓一搓吧——伸手。”


小姑娘乖乖摊开手任老高摆弄,眼神直往欧阳手里那张菜单上飘:“爸爸,我们今天吃什么啊?”


“吃烧烤啊.....诶宝贝儿你想吃烤香肠吗?”东北的烧烤和他们学校外面那种小摊上的风格不太一样,欧阳拿着铅笔看着菜单,看似心中非常有数,实则全靠伟哥的攻略。


“不想....”


“那烤鸡翅呢?”


“次!”


“你是想吃串成一串烤的蘑菇还是想吃那种锡纸烤的啊?”


“嗯.....锡纸的!”


“行....然后再来几串排骨串吧,听说糖醋的好吃…哎我们要涮锅吗?”半天没回音,欧阳纳闷地抬头看了看正把消毒液塞回包里的老高。


结果对方慢慢悠悠地过了一两秒才把视线转到他身上,一脸无辜:“问我吗?好意外啊。”


“啧....赶紧的!我要饿死了。”


老高拆开成套的餐具,用桌上的热水冲涮着,问:“辣吗?”


欧阳一时语塞:“…不辣吧………伟哥说还行。”


“那先尝尝吧,少弄点——你和伟哥对辣没概念。”


“……成吧。”






烧烤是种味道很大的东西,那些能顽强地抓着发丝和衣服布料两三天不放的味道里,油烟的呛和腻要远多于肉香。不过肉串烤得也快,还没等老高忍到忍不住抛下女儿和欧阳自己跑路,好几种东西就盛在套了塑料保鲜袋的铁盘子里,端上了桌。


这家店出了名的实惠,竹签上的肉块大得吓人,刚从烤架上拿下来,油分滋滋乱跳,调料杂七杂八地附着在肉块上,拼成一行“我超绝好吃”的字眼。

老高对这层塑料非常满意,抽了张纸仔细地把竹签的尖儿反复擦了一通,然后用筷子把肉一块一块撸到小人儿的碟子里,又如法炮制给自己“撸”了一串。对面欧阳就比较地道了,呲着牙横着竹签,真 • 撸 ,守着自己那盘加了辣的吃得飞快。


其实和羊肉串比起来,牛肉串更有趣一点——你会吃那些纯粹的瘦肉吃到觉得无聊,然后一个不注意咬到了倒数第二块。


那一小块肥肉经过高温的炙烤,里面早已化成一汪,只剩外面一层薄膜紧绷着,稍微一咬,香味就从唇齿间漫出来,包裹舌尖,滑过舌根,再一路叫嚣着迅速跑开,让你怔愣着意犹未尽。


小姑娘没随他俩任何一个,丝毫不挑食,胃口好得很,自己顽强地努力用着筷子吧唧吧唧吃肉。欧阳吃了几串填了填肚子,就又专注地笑着看她吃东西,和大学时候打着游戏忘了吃饭的时候一个模样。


老高无奈地看了看他,提醒道:“欧阳,你手机响了。”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皱着眉按掉。


“说了多少次了有事儿别给我打电话,一点记性都没有。”恰好老板娘把烤熟筋端了上来,欧阳随手拿起一串,边吃边吐槽:“就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微信QQTIM从来看不见他上线,讨论组和工作群里圈他都圈不出来。结果呢,建模不会改了打电话、剧情讨论不出了打电话、给我传了东西还要打电话说要确认一下——每天八百个电话跟叫魂儿似的,说了好几次了也不改,也不知道是啷个把他招进来的。”


听伟哥说这是这家的特色,熟筋的口感软软糯糯,能香得人七晕八转却丝毫不腻,他被黏得口齿有点不清,连吐槽的气势都软了不少,狠狠地咽下一口才继续说:“不夸张,他这一个月给我打的电话,比从咱俩认识开始到现在你给我打过的电话都多。他那个习惯我c....我真服了,别是八十年代穿越来的吧。”


“那他看你不接电话估计正在背后骂你呢。”老高就喜欢看他槽人八百字不卡壳的这股劲儿,笑着说。


欧阳恶狠狠地一口把一整串涮肚吃到嘴里:“骂呗,反正现在我是老大,实习证明要我点头,他面儿上就得听我的——讲真,他背后骂我一次最好能抵一次电话,我谢谢他全家。”


“好霸道啊。”老高非常配合,手肘碰了碰旁边的小丫头:“宝贝,你看他是不是特别凶,真吓人。”


欧阳看似淡定实则紧张兮兮地暗中观察着,直看到他家小公主展开一脸“你们俩真有意思”的笑,才气沉丹田地开骂:


“老高你烦不烦!不许挑拨我们俩感情!”






东北这边天黑得早,天又的确是很冷,大家下了班都跑回家窝在暖气旁边的懒人沙发上强行冬眠,路上远不如南方那边明亮热闹。不过安静下来也更舒服一些,出了店子再往前走走就是依着途径市里的一条江而修建的公园,老高和欧阳两个人重新把孩子包的严严实实,一人牵着一只小手沿着江边往酒店溜达。


白天刚下了场大雪,木板路上的积雪还没清理干净,小姑娘走到上面就开始摇摇晃晃,一步一滑,没走出多远就被欧阳一把抱了起来。


“累不累?我来吧?”老高顿时胆战心惊地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绑在了一起——一起摇摇晃晃。


“爸爸...”小丫头抱着欧阳的脖子,居然还弯着眼睛拍拍自己的座驾:“爸爸,你和他说,你说你不累,好不好?”


欧阳笑得不行,分出只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儿:“你这个脑瓜壳儿里每天都想什么呢?”,然后扭头和老高说:“没事,你没发现这几年我体力暴涨臂力惊人吗,跟加了BUFF似的。”


“是啊,毕竟手里有个日渐变重的人形杠铃......”


“‘纲领’是什么啊爸爸?”


“......”






护栏用的是月白色的糙面石料,统一、肃整,有种和江南水乡里纤细轻盈的木栏杆不太一样的厚重感。每隔几米就会有灯柱从护栏上凸出来,小小一团昏黄的光映着路旁的路灯,照着木板路上的雪,也勉强能照亮一点护栏另一边的风景————其实到这个季节已经不能算作风景了,整条江都被冻成了凝固的缎带,死气沉沉地趴在黑土地上。


大概江水也会累得想冬眠吧。欧阳叹了口气,转头看见爱人光影交错下的那张脸,又弯了弯嘴角。


——然后等到来年春天解冻之后,再卯足了劲日夜兼程地奔向一生心之所属的地方。


不过小孩子的脑子里还没有成年人那么多讨厌的思维定式,看到江面上敷着的一层雪,好奇地在欧阳怀里扭来扭去,探着头往那边看。


欧阳于是直接把她抱到护栏上,扶着她站在上面。


“爸爸,下面是什么?”


“是一条江啊。”


“那它为什么不动啊?”


“因为天太冷了,水都冻成冰了。”


“.....”小人儿目不转睛地陷入了懵圈状态。


欧阳笑了笑,理了理她的刘海:“水要是特别特别冷就会结冰啊,你看冰激凌不是也要放进冰箱里才不......”


啪。


不知道什么东西拍在了他后背上。


欧阳下意识抓紧了女儿,然后猛地回头——差点扭了脖子。


结果就看见老高站在他几步远的地方一手抓着一个雪球歪头看着他。


“我艹??”他实在是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他刚才不是没起过这个玩心,但是想了想觉得老高应该是不能接受地上的雪拍在自己的衣服上的,于是作罢。


————结果转身自己就被拍了!!!!


像话吗????是人吗???


而且他居然能直接上手团雪球???昨天还说第一次看见雪他挺激动的——这哪是激动啊,激动到灵魂出窍直接换了个人吧?


一千条弹幕从心中呼啦啦滚过,他愣了一会儿,转头跟小丫头说:“宝贝儿,想不想打雪仗?”


最后的最后,活动毫不意外地变成了“教四岁幼儿揉雪球”和“假装被打中”,坐在地上目睹了旁边几个小伙子互相把对方埋在雪堆里之后,欧阳想了想,觉得老高还是挺温柔的。


疯够了的三个人又接着往前走,小人儿被逗得脸蛋红扑扑的,说什么也要自己走,欧阳于是拉着她的小手,问另一只手边的那位:“哎,老高,你刚才居然直接上手抓雪?”


“烧烤都吃了,你对这个还很意外?”


“也不是...就是...”欧阳低头踢着雪:“..说实话,看到你这几年这样我挺开心的,不过你也别....太勉强自己....”


老高转头看他:“没有勉强。”


“你也知道,这个病是不受控的,我现在做的这些,如果不是真的好了很多,就算我想勉强也做不来。”


欧阳还是低着头:“那就好...”


“你知道吗,我经常会想,为什么偏偏是我呢,为什么你爱上的那个人是我呢。”


换了以前老高听了这话可能连心尖尖都要颤三颤,不过他现在不会了,他现在有了足以让他整个人靠上去的安全感,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去揣测和试探。


“欧阳....”


“我这人没什么好——你也知道,所以我真的一直觉得我...很幸运。”欧阳说到这儿抬头看他,两人的视线碰了个猝不及防,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赶忙又转了回去,觉得自己的脸烧得慌:“就是...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反正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运气能被另一个人给宠成我这样,想干嘛就干嘛....除了不做卫生...啊不是...我....”他越说越乱套,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


和他们不在一个海拔的小公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美滋滋,顺着隐隐传来的歌声看见前面的人群和灯光,扯了扯正在高空进行灵魂交流的两个人。


“爸爸!看!”


于是俩人不得不止住话头,被她牵着往那边走。


前面是个小广场,人比小路上多一点,被围起来的空地里摆着两个大音响,两个小姑娘你一首我一首地唱着歌,偶尔合唱。听围观的人解释,这是俩大学生,连着过来唱三天了,说是要完成老师留的作业。


“这作业真的太反人类了,我上大学的时候要是有这种作业我就退学。”欧阳听得脸都皱起来了。


小丫头早就又被老高抱在了怀里,坐得高高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爸爸,你也去唱嘛?”


欧阳摆摆手:“不了不了。”


“但是...但是我想听你唱歌......”


老高亲了下她的额头,给他解围:“他唱得不好听,想不想听我唱?”


“想!”


“欧阳,抱着。”







高先生的魅力一如既往地万能,走过去和两个学生说了两句,女生们就笑着让出了位子。他坐在简单的高脚凳上,扶了扶麦克风:


“嗯...很抱歉,我想占用一下两位女孩子的时间,接下来的这首歌,我欠了某个人很多很多年,今天碰到这个机会也很巧,我也觉得,是时候亲自唱给他听了。”


欧阳莫名有点慌张,脑袋往小人儿身后躲了躲,但结果并不意外,前奏刚起,他就红了眼圈。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每秒都活着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问着自己

谁不曾找寻 谁不曾怀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时间在眼前飞速地闪回,定格在那个夏天。


“毕业快乐。”高现拖着行李箱,在走出寝室前递给他一个盒子。


“啊?”欧阳戴着根本没放音乐的耳机,坐在椅子里转过头。


高现直接放在了他桌上:“毕业礼物,伟哥和主席也都有。”


“哦...”他看着MP4挠了挠头:“谢谢啊....我没想起来给你们准备....”


“没事,我送出去又不是为了要回礼的。我先走了。”


“拜拜~”


门被关上后欧阳伸手把盒子拿了过来,里面机子的包装早被拆过,却只有一首歌。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从此后 从人生 重新定义

从我故事里苏醒”


他抓起了手机。


“你在哪儿?”


“老高,你真想就这么做个懦夫吗?”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你又会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人间又如何运行”


“你打完游戏了?”


“我觉得蛮好的。”


“我传你”


“听你的。”


“欧阳....”






“晒伤的脱皮 意外的雪景

与你相依的四季

苍狗又白云 身旁有了你

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这把玩的不错?”


“你也为自己眼睛考虑一下。”


“伟哥给你带了早餐在桌上”


“你们别开他玩笑”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每一分 每一秒 每个表情

故事都充满惊奇”


“其实有件事我犹豫了很久”


“在想要不要放弃算了”


“没事,是我运气不好。”






“偶然与巧合 舞动了蝶翼

谁的心头风起

前仆而后继 万千人追寻

荒漠唯一菩提

是擦身相遇 或擦肩而去

命运犹如险棋

无数时间线 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高现,”欧阳连衣服都没换,抓着手机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你怎么能干这么垃圾的事儿?要是我今天懒得动没拆开呢?你是不是就要放弃我了?然后轮到我后悔一辈子?是吗?”


“我...”


他一步步走过去:“我告诉你,少说什么自己运气不好,从今天开始,你的运气,老子包了。”


“我现在可以过去抱抱你吗?”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未知的 未来里 未定机率

然而此刻拥有你”


“要不要过来我这儿住,离你公司近,你总熬夜,早上多睡会。”


“起床,吃完饭再去上班。”


“你今天早上是不是没带伞?我一会儿去你楼下接你。”


“以后别总加班到那么晚还不吃饭,胃疼成这样了公司负责吗?”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 自传里 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诗句里 充满感激”


“我养。”


“只要你想,我觉得没什么不行的。”


“难?最难过的早就过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更难的时候了。”


“你如果真的考虑好了,我们就去把她接回来。”


“没有勉强。”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欧阳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微微眯起来的眼睛,一会儿从他身上看到他大学时候翻着手机叫外卖的样子,一会儿又恍惚看到前几年他穿着家居服拿着温度计冲奶粉。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几千个日子却好像学校宿舍楼下的树叶,在地上轻飘飘打几个滚儿就过去了,只剩下一份沉甸甸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也甩不开,稳稳地盘在心上。


老高没骗人,他唱歌真的很好听,还没唱的时候欧阳就看见有女孩子明目张胆地拍照录像,好不容易等到结束,大家丝毫没吝啬掌声,起了不小的哄。


稍稍安静下来之后他笑着说:“如果有五月天的歌迷的话别打我,自己人。”


“还有就是,某个人总说是他很幸运,不过他不知道,其实最幸运的是我。无论有没有认识我,他都总会遇见一个人能豁出自己的全部去爱他,他值得比我更好的。但是我不一样,能救我的只有他一个人,就像这首歌里唱的,如果没有遇到他,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会在哪里。”


“之前我病得不轻,他是我的药。”


“现在病已经好了,他是我的整个世界。”




*没放歌名是我忘了_(:з」∠)_,sorry

  五月天《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顺手卖安利嘿嘿嘿


*#然而小朋友又做错了什么呢# 她也是你的世界啊高老师

*小朋友没有名字,因为我想不出随谁的姓

*小朋友对这两位老父亲的称呼也没有区分,因为我想不出【你

*感谢爸爸x哪儿栏目友情提供对3-5岁幼儿身高体态以及语言和行为能力的观察素材

*希望大噶都能有机会去东北撸一顿串,它真的和所谓的路边摊是两个物种,真的。

*没有更新的一周,请大家吃颗粗制滥造的糖,龙妹和芒果快快好起来!


评论(1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