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奶茶喵

【现欧】【武侠paro】世中人(楔子)

*一个因为群里突然讨论蜀中大侠而产生的武林盟paro

*私设如山,全程说书体,慎入

*ooc全归我,角色全是归亲妈的

*家世背景是昨天龙妹小番外的改动版

楔子

— — — — — — — — — — — — — —

“哎哎哎,听说了吗?凌云高家的少家主前几天来益塬了!”


“哟,是吗,这路可远着呢,他大老远过来....该不是为了武林大会....?”


“你脑壳糊涂了吧?武林大会去年刚开过,你当年年有呐?”


“也是,那他来益塬干什么来了....”


“哎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不是给你送钱送媳妇来的,来来来喝酒喝酒……”


客栈中,一桌男人正凑在一起喝酒聊闲,听了这话纷纷附和,几个酒杯碰了一下又散开,几人皆是一饮而尽。


吃了几口小菜,又有个稍微年长些的啧啧嘴,摇着筷子开口:“这几年倒是安定下来了,想当初啊,他们凌云峰跟益苍宫可是闹得天翻地覆,整整几十年势不两立见面就打,可把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吓坏了。”


“是啊,我听我爹娘说,益苍宫旁边那棵活了几百年的老檀木树就是他们两家在那儿大打出手给不小心烧焦的,后来两家少主讲和的时候高家赔了整整一包踏云松的树种。”


跟在爹身边的一个小子张大了嘴:“还有这事儿呐??自打我记事儿起他们两家就是结盟典范啊,欧阳家不是讲究避世么?还能和人打起来?”


“你个小屁孩儿记事儿才几年,那是他们少家主宅心仁厚,现在的武林才是这个样儿,你换十年二十年前?益苍宫旁边可都没人敢走。”


“啊?”那小子眼睛也瞪大了。


“哎呦,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三四年前欧阳家老家主办寿宴那天也没少为难高家来着,处处刁难,百般苛责,欧阳少爷就跟在后面打圆场,啧啧——要我说结盟纯是那两个少家主撮合成的,俩老头子现在碰上了估计都恨不得互相吐口水。”


“哈哈哈,可不是吗,听说这两家的老家主一个赛一个的大黑脸,每天都拉得比鞋底子还长,活生生一对儿门神!”


客栈里听着他们聊闲的听客不少,听到这儿都哄然大笑了起来,一时间好不热闹。刚给客人打满了一壶酒的老板娘把酒壶递还回去,毫不见外地转身坐在这桌的板凳上,手绢挡着脸假模假样地嘻笑了两声,开口却是一把脆亮的豪放嗓子:“我听说这两家的少家主可一点儿没随爹,生得标致着呢——我要是能碰巧看上两眼,可真是做梦都能笑醒过来!”


店里多半都是常来的熟客,见状纷纷打趣道:“大姑娘家的,你也不嫌害臊啊~”


“臊什么?你们一个个不也且记着哪家的姑娘腰细屁股大呢么?”


待这群大老粗们的荤话暂告段落,老板娘才又说:“你们可别当我大白天做美梦呢,我真有小姐妹在益苍宫做差事,碰见过那少家主,那长得可真是…啧啧…小脸比东街徐家姑娘还嫩呢,白得跟块豆腐似的——不过他爹可真是狠,对他不是打就是骂,动不动就要罚到院里跪上一宿——”老板娘秀眉微蹙:“咱们益州的天儿你们不是不知道,总这么跪着谁受得住啊,哎呦真是心疼死我了。”


“那少家主怕是很顽劣啊——他爹打骂他总得有个缘由吧?”


“放屁,打他生下来到现在这么些年你是看着他欺男霸女了还是杀人放火了——不说那些,你见过他一面儿没有?大门都不爱出的后生能犯什么天大的错啊?”


“也是,有那么个凶神恶煞的爹也是苦了他了。”


“哎,那高家呢?”


“高家的少主那么懂事又有本事,肯定是千雕万琢养出来的了!”


老板娘葱白一样的纤长手指往嘴里递了粒花生米,又悠悠地指过去:“这你倒是说对了。”


“我听说啊,高家那个少爷也是千八百年才能碰的上的俊,而且生了个七窍玲珑心,待人处事半点儿挑不出错,这几年把凌云峰管得规规矩矩——”


她叹了口气:“不过啊,还是从没在他家老爷子那儿捞到句好话,老头子总是千般万般不满意,嫌弃这个挑剔那个,烦人得很。”


“唉,当爹的么,不都这德行。”


“那是你,我要是有这么个儿子,可得好好稀罕着。”


“做梦吧你!有媳妇儿吗就想儿子了?”


成年人们互相打趣,只有刚刚那孩子滴溜溜转着眼睛,满是好奇:“那这两家隔了这么老远,到底是因为什么当了这么多年冤家,这几年又结盟了?他们也不嫌折腾?”


“这个我知道——当年武林盟分权三家,也就是益苍宫,凌云峰,和北边的长安王府,后来王家日渐式微,这两家就心怀鬼胎打起了王家那块盟主令的主意——据说当年架势大得很,明的暗的都用上了,把人家王家逼的走投无路,竟然主动双手奉还令牌。”


“啊?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还用猜吗!两家,一块令牌,你说归谁?这两家势力相当,一直平起平坐,哪个都不肯低头,谁拿了另一家都千百个不服,于是又大打出手——最后益苍宫使了个不太上的了台面的计,把那令牌给搞到了手。”


“这凌云峰能忍???”


“——肯定是不能啊!你听我说完!后来凌云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威逼利诱让益苍宫把令牌给他们,益苍宫自然是不愿意轻易放手的,这两边僵持了好一阵儿才协商好,各退一步,牌子一分为二,共主武林,这两家的仇也就算这么结上了,一打就是好几十年。要问是怎么又走到现在这一步的——还请听下回分解!”


这知情人说完一大段还颇有些意犹未尽,总觉得自己手边还差个说书先生的惊堂木,随手拿起酒杯往桌上一砸,来了个自认为圆满的收尾。客栈里的爷们儿们也都捧场,鼓掌的叫好的都有不少,看起来倒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黄大伯你快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孩子听得正在兴头上,给急得够呛。


“你啊就是沉不住气,听我接着讲——”这姓黄的皱眉横了他一眼,又说道:“要说后来就是这两位丰神俊朗的少家主长大后的事儿了。你们都有所不知吧,这两位少主渊源颇深呐——还没加冠就联手破了一桩大案,后来两家起了争执也是两个人在中间调和。后来……嘶…我记得是八年前还是九年前吧,也就是这两家最后一次开战,两个老家主老糊涂了,竟然都请了南边儿千嶂山的巫人当援军,你说那边儿天天盯着咱们的地盘儿流口水,他们哪儿能正儿八经帮忙啊?这两位少家主一看情势不对,亲自在战场上一起和巫人的那些下三滥的东西斗了七天七夜,这才没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他又喝了口酒,把杯子重重放下:“这一战之后啊,老家主们也老了,力不从心了,就逐渐退位让贤了。两位少家主都是和善的人,主和不主战,干脆利落地处置了一批在曾经在老家主耳朵边儿挑拨离间煽风点火的小人,安排着两家顺利结了盟,这啊,才有了今天的太平。”


“少家主们好帅啊!!爹!我长大了也要做两位少主那样的大侠!”


“老胡,听见没,你儿子催你当武林盟主呢!哈哈哈哈哈……”


那孩子的父亲摆摆手:“哎!可不敢瞎说!”,涨红了一张满是络腮胡的糙脸,却还是抬手轻轻揉了揉儿子的头。


“嗨,男人啊就是麻烦,你说这两家要是哪家生了个闺女,娃娃亲一订,哪还有那么多有的没的了~”老板娘打了个呵欠,没听到后面角落里有人突然喝呛了酒,咳了半天。


“哈哈哈哈哈,老板娘说的对!来大伙儿干一杯!”


“走着!”






“好点了么?喝点温水。”欧阳倒了水给对面的人递过去。


“…还行。”高现接过来润了润嗓子。欧阳却丝毫没客气:“你都过来多少次了,怎么还是吃不了辣,真愁人。”


“你还说?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过来,倒没见你来凌云找我?”麻辣火锅连蒸腾起的热气都带着呛人的辣,高现一边问一边忍不住扇了扇,试图还自己的咽喉一片净土。


“哎太远了,懒得过去。”


“……”高现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片踏云松怎么样了?”


“呃…挺好的,挺好的。”欧阳抓抓脑袋,笑得眼睛弯弯。


——一看就是懒得不知道多久没去后山看看了,也不知道这么懒是怎么练出这一身好功夫的,高现心里嘀咕着,嘴上的风度也不减分毫:“他们今天不聊我都忘了,你们家门口那棵檀木树是怎么烧焦的来着?”


“啊?就…打架烧…”


“哦?是吗?我怎么记得是哪个傻小子控制不好灵力一不小心——”


“你记错了。”


“——然后还要泼脏水给千里之外的凌云峰,让我们白白赔了一包踏云松种子?”


“…………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啊?”


“恰好想起来了而已。”高现嗓子还是有些刺痛,又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所以这个人情欧阳少主准备怎么还呢?”


“来来来,不就是鸳鸯锅吗,我不闹你了还不成吗?”欧阳倒是手快,把转到自己这边的白色汤底又给他转了回去。


高现却没动筷,给自己斟满了酒,抬手示意对面因为换了个不属于自己的面容就光明正大坐没坐像的人,又在那人的杯子和他轻碰一下刚要收回去的时候抓住了那人的手。


“吃什么倒无所谓,少家主,我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今天可以不睡客房吗?


—FIN—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有火锅吃…反正架空随便私设🌚

*地名都是瞎想的,有一点点借鉴古代地名,主要为了方便大家知道方位qwq【不过我们建在山上的男生宿舍就叫凌云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