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奶茶喵

【现欧】未完成

*毕业几年后设定
*私设如山,ooc归我,人设归亲妈
*依然蠢得搞不懂lof的排版🌚



“哟!老高!!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儿啊!!快进来快进来!!”

现充走进包间的时候听见伟哥的吼声,笑容便有些抑制不住。

在异国生活了几年,回来发现不仅别人没把他忘干净,还有这么好的朋友会因为他的出现而惊喜,真的足够窝心了,他脱下外套挂起来,在伟哥旁边坐下。

“我上午问本子你来不来她还说我做梦呢,藏得够好的啊!”

“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过程无所谓了。”本子摆摆手。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包间里几乎都已经坐满了,现充四下看了看,拍拍伟哥:“欧阳呢?”

“不知道啊,他之前跟我说肯定过来啊。”伟哥也想起来差个人,茫然地挠了挠头。

本子滑了滑手机:“他说他可能得晚点儿,他女朋友今天下班儿晚了。”

现充一愣:“女…女朋友?”

“对啊,你不知道啊?他女朋友比他小两岁,那小孩儿长得可甜了……我还以为他去年刚脱单那阵儿得蹦着跟你显去呢。”

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像火锅店自助调料的架子倒了,十几二十几种说不清的滋味混在一块。嘴里有点发苦,但还是尬笑了两下,说:“我们俩挺久不联系了。”

“嗨,别管那么多了,今天正好认识了——诶他俩来了——欧阳!你看谁回来了!”伟哥又站了起来,冲着门口挥手。

他也朝那边看过去,可眼睛像是突然锈住了,每动一下都酸涩得很,连着心地疼。

那小子比大学的时候还好看了。发型换了、黑眼圈淡了、衣服也会好好穿了,整个人都很有精气神。看到他之后眼睛明显地一亮,拉着身边的女孩儿走过来:

“老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他猛地睁开眼。




飞机刚刚飞出云层开始降落,此时正飞过一片城市。天已经擦亮了,但路灯还没熄,各式的灯光把土地分割成一块一块,高速公路上的车灯连成一片流动的河。他看着舷窗外发了会儿呆,才缓缓回过神来。

额头上出的那层薄汗还没消,被空调吹得有些冷,他抬手用手背随便蹭了下,叹了口气。





酒店楼下那家咖啡厅里实在是肉眼可见的不怎么干净,现充只看了一眼就径直走出门去了马路对面那家。人虽然多,但他有的是时间等。

倒是来对了——

转过门口的玄关,队尾的那个身影猛地撞进了他眼里。

胸腔里那颗心像突然被拧了几百下发条,突突突突地开始抖抖抖抖抖。那人和梦里的样子像得很,他却有点不知所措了,一边犹豫着是不是不该显得太心急一边又怕走得太慢被人抢了那人身后的位置。

他,高富帅本高,生平第一次,走路差点顺边儿。

不过无论内心怎么激动,面上的风度还是要保持的,他最后也没真的顺边儿,只是揣在大衣口袋里的手出了一手心的汗。

“欧阳?”他站在他身后叫了一声。

那人正低头啪啪啪按着手机,闻言猛地一回头:“…老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早上刚到。”现充觉得自己的嘴角再不扯住怕是要飞到天上去了,就轻轻咳了一声,问他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儿上班儿啊,就楼上——一会儿还得挤电梯,烦死了。”欧阳说着打了个呵欠。

“巧不巧,我住对面那个酒店——”现充抬手指了指,又说:“今天我请你吧。”

欧阳揉着眼睛摇头:“别啊,你刚回来,要请也得是我请你啊。”

“无所谓,反正你请了我肯定还得找个时间请回去,要是我请你就随意呗,就看你想不想多看我两眼。”

“………你有意思没意思啊?少把我当你客户忽悠。”欧阳气笑了:“今天晚上本子说要聚一聚,你来不来啊?”

“来,她跟我说了。你几点下班?我晚上等你一起去?”他还对那个梦耿耿于怀,生怕欧阳说不用了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去。

不过现实倒是没那么糟,欧阳只是和收银小哥点了咖啡,然后随口应了一句“行啊,我六点。”

他于是分分钟心花怒放了,给自己点了杯干卡布奇诺。付款之前突然想起来什么,问欧阳:“你吃早饭了没?”

“没啊,早饭谁有空吃…”

“那再打包一份三明治和一盒泡芙。”

“哎不用我从来不吃早饭——”欧阳飚了下语速也没拦住他,只好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一边软磨硬泡:“你拿回去自己吃吧,我根本没空吃……”

现充直接把袋子塞进他端着咖啡的臂弯里:“拿着,你上大学的时候胃就不好,再不吃早饭胃病犯了怎么办?”

欧阳无奈,只好收下,冲他摆摆手:“行吧,那我先上班儿去了,晚上再说。”

现充笑看着他走了一段,想了想忙又叫住:

“哎,欧阳!”

那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一如当年刚分宿舍那天自己提醒他走过了寝室的时候那个样子。

“留个手机号吧,方便联系。”

欧阳一愣,随即笑了笑,笑里裹着团复杂的情绪,高老师——然而现在也并不是老师,要叫高先生,看不太懂。

只听见他说:“我从来没换过手机号啊。”




晚上的聚会毫不意外地又闹哄成一团,现充一边和他们聊得火热,一边有意无意地瞟着身边的欧阳。

他刚开始还算正常,边吃边聊,看起来半点不像个社恐。等到吃饱喝足,他又原形毕露了,像自动关机了似的安静地在椅子里一窝,开始玩游戏。

应付过一波对他大学时期非人折磨的控诉,桌上的话题终于从他身上转到了伟哥近期屡战屡败的凄苦相亲路。现充笑着靠在椅背上,转头看欧阳玩游戏。

又打了个MVP出来,欧阳把手机甩到桌上活动活动身体,这才看到有人在看他。

“干嘛?”

“不干嘛,实力不减当年啊。”

“一共也没多少年,我是有多老。”欧阳白了他一眼,伸筷子夹了个虾饺。

“哎。”

“?”

现充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了手机:“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没?”

“gakki算吗?”欧阳嚼着虾饺,说话有点含混不清,现充一边又心花怒放了一回,一边心想:

啧,可爱得一比。



大家第二天都要上班,吃了饭也就没续摊,各回各家睡大觉了。

欧阳说他顺路,不让现充叫车送他,非要先把现充送回酒店,两个人就沿着街慢慢走。

这条街不是什么主路,天又黑了,人少得很,倒还挺自在。

欧阳一直低头敲手机,就听见老高在他旁边念叨:

“刚才那家饭店的水煮鱼真好吃”

——“嗯。”

“你现在一个人住吗?”

——“没,跟人合租呢。”

“室友人怎么样?”

——“比你nice。”

“………啧”

欧阳抬头开始笑,现充就也跟着笑,两个人莫名其妙地笑成一团,笑得都差点喘不过气。

等笑完了欧阳才说:“确实比你强啊,最起码不用拿高锰酸钾拖地。”

“是我事儿逼吗?那是你们太懒好不好。”

“不不不,就是你事儿逼。那时候你晚上还不让我玩游戏,说晃得你睡不着,非让我一点之前就睡觉,真的烦死了你知不知道?”欧阳笑着说:“大三下学期你出国交流那阵儿真的爽,我还想你干脆就留那儿别回来了。”

“想不到吧,我真没回去。”现充也笑,双手揣在大衣口袋里:“现在呢?我回国你高不高兴?”

“还行吧,你要是带点特产什么的回来更高兴。”

“想多了吧,我不做代购赚你们钱就已经很有良心了。”

俩人又开始笑。

走到酒店楼下,现充忽然转了个身面对着欧阳:“我这次回来是出差,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

“不过我再过几个月交接完工作,就能正式调回来了,你……”他想说你等我,话到嘴边却成了“你到时候来接我?”

“行啊。”

“那我上去了,你到家和我说一声。”

“嗯。”

———————————————————


“欧阳!我手机寄到了!你那个旧的放你桌子上了啊!”欧阳刚一进门,就听见室友就在房间里扯开嗓子嚎。

“啊,知道了!”他也喊回去。

“诶今儿怎么心情这么好啊,平时都不带理我的~”丫反而晃悠了出来,扒着门框冲他挑眉毛:“哦?难道是那个神秘的、你手机里那一堆短信草稿的、收件人???”

“对,他回来了。”

-FIN-


















评论(6)

热度(55)